线下新零售退潮是个误会?生鲜“老炮儿”永辉暗流涌动
2019-04-18 22:06:04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  • 0

文/妮可

来源丨零售氪星球(ID:LS-KXQ)

不少业内人士,视2019年为线下生鲜新零售的洗牌年。2016年初,盒马鲜生燃起新零售战火,一大波互联网巨头、产业资本、新兴创业者、以及传统商超“老树发新芽”蜂拥跟进,貌似非理性的繁荣后,今年明显进入调整的拐点。

盒马鲜生的一处门店

除了领头羊盒马鲜生从“舍命狂奔”到“保命狂奔”,继续加速探索。坊间更多热衷传言京东7FRESH历经京东大调整动荡换帅;美团小象生鲜在北京之外的数店关门回撤;永辉云创从永辉集团剥离,独立运营......

在「零售氪星球」看来,这些参与者中,不妨分为三类:

第一类是电商与互联网巨头孵化的新零售物种。包括以盒马鲜生为代表,阿里巴巴力挺的“新零售的探索者”。以及,像京东7FRESH这样的线上线下一体化新零售超市跟进模仿者,以及以美团这样一度把类盒马的“小象生鲜”作为流量变现的一个社区零售业态探索者。

第二类是新入局者。典型如背靠产业资本的新零售商超地球港,2018年短短一年内就因资金难以为继黯然离场。

第三类则是传统商超的“老树发新芽”。比如,外资如沃尔玛、家乐福,内资如湖南步步高,北京物美,以及永辉等老牌线下商超。他们在过去3年经历新零售的冲击,结盟阿里或腾讯等互联网巨头,或者自行建立技术团队,有过探索的迷茫。

2019年,与互联网巨头孵化新物种们的主动或被动剧烈调整相比,相反,在「零售氪星球」看来,传统商超们暗流涌动,用扎马步似的练内功,来做零售的创新升级。

两个典型例子:一个是,最近,北京知名社区商超超市发宣布接手新零售商超“地球港”首店北京六里桥店,将对其大改造转为旗下生活超市业态,以家庭用户为主,主要瞄准线下,辅助第三方外卖平台进行线上业务。

相比3年前,超市发已对眼花缭乱的零售创新方式有了自己的明确选择。同时,敢于对新零售商超补贴式促销说“不”,指责“没有利润的零售都是耍流氓”。

另外一个是,知名“生鲜老炮儿”永辉,进入2019年,加速对社区生鲜新布局,包括永辉与永辉云创的高管调整,显示其在新零售路上更清晰的进攻态势。

4月15日,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,副总裁张豪因工作安排原因,已递交辞呈。此前,张豪是永辉超市大供应链事业部的第一负责人,曾参与超级物种、永辉生活等生鲜供应链业务,在生鲜供应链领域有深厚的积累。

一位接近永辉云创的人士告诉「零售氪星球」,目前,张豪已进入永辉云创,负责供应链及永辉生活,将在生鲜供应链、营运等方面提升永辉生活的经营能力。这位人士判断,新零售的一个核心要素是供应链,张豪有运营永辉超市Bravo业态的经验,加上他在永辉超市成功积累的供应链资源,显然有助管理永辉生活这样的社区生鲜便利店业态。

细心周密的高管调动,意味着,大永辉内部的资源搭配互补,积极的人员组合布局还在积极推动。

永辉生活创立于2015年,是永辉云创孵化的首个创新业态。创立之初,永辉生活有会员店等不同形态,随着业态迭代,最终形成了“社区生鲜便利店”业态。这个“便利店”强调“便利”的定位,在选品上除了生鲜之外,还有食品百货等商品,被认为是与生鲜传奇,谊品生鲜这些社区生鲜店的本质区别。

在行业里,永辉生活将生鲜和便利店融合创新是业内的首创。根据官方资料,目前,永辉生活拥有社区店、CBD店两个形态,在全国北京、上海、福州、南京、合肥等一二线城市,布局了超过460家门店。永辉生活涵盖水果、生鲜食品、生活日用的品类结构,希望一站式满足社区用户的日常购物需求,同时,也能有效提高门店日销。据说,永辉生活店日销是便利店平均水平的两倍以上。

永辉生活瞄准一二线城市消费升级需求的便利和生鲜

过去几年,永辉生活持续扩张城市和门店,形成了一定规模,模式初步得到了验证,也构建起了符合自身小业态需求的供应链。同时,与腾讯等技术合作伙伴合作,形成了一个适合永辉生活的智能选址算法模型,大大提升选址的精准度和后续经营的成功率。知情人士告诉「零售氪星球」,目前,永辉生活的盈利门店数量正在稳步增长。

此外,永辉到家在福州地区稳健运营,已验证了模式有效性,开仓与经营效率持续提升。目前,永辉到家已布局福州、厦门、上海等城市共计30余家,单在福州就有20多家卫星仓。截至目前,永辉线上拥有超过1500万的数字化会员。

去年11月,永辉超市宣布完成1000家永辉生活店的开店计划比较困难,一度让业内怀疑其继续成长的能力。但换个角度,慢就是快。经过实践的历练,永辉生活调低扩张的速度,但没有停止夯实基础。

据说,目前在永辉云创内部,在云创自建供应链的基础上,正在进一步调整永辉生活门店的商品结构,增加SKU,加强生鲜商品、鲜食、水果等品类,试图进一步提升毛利水平。同时,改善门店陈列和营运,提升坪效人效,不断增加永辉生活盈利门店数量。

而放眼整个永辉集团在生鲜上的布局,在2019年,已经有新动作:一方面,永辉生活继续坚持社区生鲜便利店路线,以便利+生鲜的小店型,瞄准一二线都市人群的生鲜便利需求,持续开店,并加强精细化运营;

另一方面,在今年初,“缩小版的永辉大卖场”永辉mini被永辉超市快速推出,围绕永辉大卖场,以普通老百姓消费为主,这与盒马最新探索下沉的盒马菜市业态不谋而合。

整体来看,永辉的新零售正全面布局和进攻,包括多种业态、线上线下运营等模式,向着更细化分工发力。

在大多数人眼里,永辉将云创剥离,被认为是对新零售探索的一种刹车,也成为今年整个行业新零售探索回撤的实例之一。

但事实上,并非如此。根植于传统商超的“老炮儿”们,创造出了不同于互联网巨头跨界打劫零售业之外的另一种实践形式,看似没有很快,但实际上低调发力的“慢功夫”却可能走得更稳。

2019年,除了盒马鲜生这类坚定探索者,传统商超的“老树发新芽”的加速趋势可能是今年的主流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